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_苏教版语文备课中心_苏教版中学语文

您现在的位置: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 >> 新闻 >> 江苏省语文课程基地 >> 《视界》杂志 >> 《视界》2014第一期 >> 正文
谨以本文献给1960—1969年出生的人!
作者:尚姐博客 文章来源:互联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4-3
 

 

 

 

 

 

 

 

 

60后的瞧过来    尚姐博客

谨以本文献给19601969年出生的人!

孩提时代理想的生活场景

   一批横跨45岁到54岁的人;一批有点高傲有点自卑的人;一批有过崇高理想的人;一批喜欢怀旧的人;一批开始祭奠青春的人。

    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是最后一拨这样的人:是最后一批过六一节必须统一穿着白衬衫、蓝长裤的人;是最后一批玩弹弓、铁环、玻璃珠的人;是最后一批看过黑白小人书的人;是最后一批看了山口百慧的《血疑》天天查看自己手臂上有无红点,担心自己也得白血病的人;是最后一批还曾为费翔意乱情迷,深深同情他白白地担了大兴安岭火灾罪责的人;是最后一批相信2000年实现四个现代化的人。

     生于60年代,我们感受了70年代的那种英雄理想主义色彩,但不再盲目;生于60年代,我们包容了70年代的个性追求,却并不喧哗;生于60年代,我们全程经历了始于80年代初的改革开放,是理想兼顾现实的一代,也将会是痛并快乐着的一代。

     生于60年代,我们见证了许多:

     台湾校园歌曲来了:邓丽君、小虎队、王杰、郑智化......一首首优美的歌曲耳熟能详;

     香港电影来了:四大天王、成龙、周润发,一个个血胆英雄成为偶像;

     霹雳舞来了;

     喇叭裤来了;

     蛤蟆镜来了;

     ……

     世界改变着我们,把我们从少男少女变成了人父人母。

     生于60年代,我们经历了许多:经历了一代伟人朱毛周的离去;经历了“四人帮”垮台;经历了女排三连冠;经历了富人越来越多,梦想越来越远。

    一首勾起我们许多美好回忆的“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如今已经成为了中年发福的老一辈。

    20多年前,我们曾怀想:20年后,我们的生活不知有多么的美好;曾经的美妙梦想,如今早已烟消云散,又有多少惆怅在心头?

     生于六十年代的人们,现在大的有五十三,小的有四十四。上学都在六十年代末或七十年代初。

当时我们的主课只有语文和算术两门,比起现在孩子的重磅“炸药包”来,轻松多了。我们学的第一课是“毛主席万岁”,第二课是“中国共产党万岁”,第三课是“儿童们团结起来,学习做新中国的主人”……

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从小就懂得憎爱分明。在“五七”指示的光辉照耀下,我们背诵着毛主席的教导“学生也是这样,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既不但学工、学农、学军,也要批判资产阶级。学制要缩短, 教育要革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统治我们学校的现象再也不能继续下去了!

     我们从小就熟知自己的家史,与刘文彩之类的大恶霸不共戴天。我们心灵深处充满着对社会主义的无限热爱,对旧社会的无比痛恨。

    那时候,学习的榜样是罗盛教、邱少云、黄继光和欧阳海,是刘文学、戴碧蓉、草原英雄小姐妹这样的一些英雄人物。

    那时候的文化生活极其贫乏。看电影多是露天的,一部看N遍也不嫌烦。电影只能看到朝鲜和阿尔巴尼亚的。记得当时的《卖花姑娘》、《金姬和银姬的命运》,使得多少善良的中国人流下了同情的泪水,没有理由不使我们为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而感到自豪,同时也为全世界那三分之二依然饱受苦难、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无产者而感到难过和不安。

     国产电影自然是以八大样板戏为主,那精妙的配乐、经典的道白和夸张的舞美,使人至今仍然难以释怀。后来有了《决裂》、《春苗》、《战洪图》、《红雨》等一批带有强烈左的色彩的政治电影。

     国家大事主要是通过有线广播和极少数的收音机进行传播,另外,就是《新闻简报》。

     每当看到已显羸弱、苍老的毛主席无声地出现在银幕上会见外宾的时候,我们都情不自禁地拍着巴掌,为自己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默默祝福。

     生于六十年代的人大都记得难忘的1976年。三颗巨星陨落,一年之中我们同全中国亿万人民一样,经历了三位领袖逝世带来的无限悲痛,经历了唐山大地震带来的灾难和金色十月的无比喜悦。

     我们搭起防震棚,在低矮的窝棚里写作业;我们为毛主席戴黑纱,哭得声嘶力竭;我们举起标语小红旗,上街游行,写大字报,欢呼打倒王张江姚……

     天亮了,十年浩劫终于结束了。那时候,李光曦演唱的一首《祝酒歌》最能表达这种喜悦的感情。高考制度的恢复和科学大会的召开,使成千上万的知识分子欢欣鼓舞。郭老那句“科学的春天来到了”,在无数人心中播下了希望的种子。华罗庚、陈景润的事迹激励着数以万计的学子们发愤读书,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和世纪末把祖国建设成为现代化国家刻苦攻关。“攻城不怕坚,攻书莫为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叶帅的一首诗和老一辈革命家的殷切期望,成为了我们奋发向上的动力。没有人不相信我们的国家会在短短的二十年里,赶超英美等发达国家而跻身世界强国之列。

     在中国当代历史中,1977年绝对应该被浓浓的写上一笔。那一年,邓小平第三次出山,被历史地推上了政治舞台。他的复出,昭示着一个新的时代的诞生。

     一时间,八块样板戏不演了,铿锵有力的革命歌曲听不见了。一批反映文革期间受害,生离死别和描写美好爱情的电影诞生了。《海外赤子》、《归心似箭》、《爱情啊你姓什么》、《瞧这一家子》、《甜蜜的事业》、《小花》、《戴手铐的旅客》、《等到满山红叶时》、《第二次握手》、《红牡丹》、《庐山恋》等等等等。有电影,就必然有插曲。那时候的电影插曲实在是美,每每想起或唱起,就心潮起伏,情绪激荡,李谷一也成了我们梦中的歌神……

     那时候,高跟鞋、“飞机头”、喇叭裤、摇摆舞被普遍视为叛逆和异端。邓丽君等港台歌手的所谓靡靡之音还被斥之以“黄色”歌曲。

     那时的文坛出现了一种“伤痕文学”,主要是讨伐“十年动乱”对人性的扭曲。文化艺术又一次地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

     国产的《敌营十八年》、日本的《血疑》、《命运》、《排球女将》、英国的《大西洋底来的人》,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股电视连续剧热;

    美国的《加里森敢死队》第一次颠覆了我们对英雄人物的理解;

    电影《少林寺》产生的轰动效应,使街上一下子出现了无数个光头觉远。

    那港台的武打录像片充斥着一间间低矮简陋的录像厅;

     单田芳、刘兰芳的评书《隋唐演义》、《杨家将》、《岳飞传》在普及历史知识的同时,更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那时的一本叫做《武林》的杂志,创造了全中国期刊订阅、零售之最。

     香港电视连续剧在大陆异常火爆,尤以《霍元甲》、《陈真》、《射雕英雄传》、《人在旅途》等为代表。

文化生活的空前繁荣,也带来了物质生活的改善:

     以前凭票、卡供应的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三大件”已不再紧张,人们的着装也逐渐从千篇一律的灰、蓝、黄而变得亮丽多彩;

     姑娘出嫁的条件,已成为“三十六条腿”和双卡录音机、双缸洗衣机和一台黑白电视机了。

 

     生于六十年代的人,也有幸成了最后一批能够全部看完历届“春节文艺晚会”的人。

     也正是从那时起,“春晚”便替代新衣、鞭炮,成了我们每年除夕的热盼:

     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奚秀兰的《阿里山的姑娘》、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等等,留下了多少难忘的记忆!

     董文华的一曲《十五的月亮》,唱响了讴歌最可爱的人,这一新时期最响亮的主旋律,对越反击战激发出来的爱国热情空前高涨……

     生于六十年代的人们,如今大都已经步入中年之旅,成了单位和社会的中坚。往事如过眼烟云,不同的经历造就了我们同前人、后人不一样的思维模式和处世原则。

     回忆过去,并不意味着裹足不前。

     回忆过去,会使我们在观照历史的同时,寻找出更符合于我们时代特征的精神和境界,使我们更加为生于六十年代骄傲和自豪。

 

争当“红孩儿”

 

本文摘自尚姐博客,题目及插图标题为编者所加。

 

浏览此文章的网友还同时浏览了:
 一所办教师“春晚”的学校
我看高考改革这一步
莫言会写吗
我在北师大女附中的最后一课
日本人喜爱读书令人感叹
齐邦媛的《巨流河》深度来自故事
民国高校自主招生往事:那些单科零分被录取的大师们
美国大学录取中的“劫富济贫”
科学的良心——纪念黄万里老师
九十岁了,为什么还那么有意思啊?
高玉宝啊《高玉宝》
儿童教育政治学——关于天才
凝神聚力,攻坚克难,用智慧课堂促内涵发展
浪漫情怀的教育改革者
天才是个小概率事件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http://www.oldq.com.cn)版权所有

新闻录入:szf98    责任编辑:oldq 
  • 上一篇新闻:

  • 下一篇新闻: 没有了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专 题 栏 目
    最 新 热 门
  • 语文组:听王栋生谈阅读和写作
  • 齐邦媛的《巨流河》深度来自故事
  • 记忆碎片
  • 庆祝建站9周年,本站特推出三大庆
  • 2014南京二模语文试题及答案
  • 鲍鹏山教授来校做学术报告
  • 日本人喜爱读书令人感叹
  • 三大联盟自主招生考试开考 吐槽春
  • 叶开:高考语文命题改革势在必行
  • 语文组:探讨“语言表达应用”题
  • 最 新 推 荐
     
    相 关 文 章
    一所办教师“春晚”的学校
    我看高考改革这一步
    莫言会写吗
    我在北师大女附中的最后一课
    日本人喜爱读书令人感叹
    齐邦媛的《巨流河》深度来自故事
    民国高校自主招生往事:那些单科零
    美国大学录取中的“劫富济贫”
    科学的良心——纪念黄万里老师
    九十岁了,为什么还那么有意思啊?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