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 >> 博客 >> 张蛰手记 >> 正文
云南笔记
作者:张克中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4-23
 

 

 

 

 

 

 

 

 

云南笔记

          张蛰

云南的月

乘大理客运公司的班车去丽江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亮的傍晚。天是深蓝色的,西边满满的火烧云,我的记忆里,只有少年时代的乡村有过这么纯静而激情的天空。

车盘过一个山头后再也看不到城市的灯火,天渐渐暗下来,只剩下近处和远处的山默默注视着我们的车子。我们向山的腹地驰去,我们跑进了黑暗里。

车厢里很寂静,发动机沉闷的轰响很清晰,我听到邻座的鼾声。我睁开眼,一扭头,惊呆了:月亮就在窗外,很大,很安静,处子一般。她是什么时候悄然站在了我头顶的呢?不知道。一如几天来我一路见过的高原的一切,此时的月让我又一次怦然心动,柔情从心头泛起。我想那乳色的清辉等待的就是我,我千里迢迢无由地远赴云南高原,为的就是此刻的一轮圆月!

我的灵魂里,一直渴求着一种慰藉,我一直想得到时间上的一种抚摸。那种原始的质朴和生命的神秘在现实生活中早已望不到踪影,我只能在逼仄的文字的深处寻求生命的原动力,我只能在《诗经》的草唱虫鸣里、霏霏淫雨里、劳人远征里、苍茫的蒹葭里获得些许野性的安慰。这让人很痛苦。我常常夜深人静时在舒适的灯光下想象少年的乡村,想象乡间一条蜿蜒的小路,想象傍晚茅舍的一缕炊烟,想象少年乡村天空里数不尽的星星,当然,也想象古老乡村的月光。那是一轮怎样的月光呢,能照亮一脉烟火不绝,诗意淙淙?车窗外这近在眼前的,清晰到你能嗅到她气息、觉到她体温的云南高原之月,一瞬间让我颤栗不止,神秘、恐惧、崇拜、亲切、感动......这就是生命的原始动力啊。

车在山间蜿蜒而行,月在窗外静静地跟随,这一路无语的护送让我思绪翩然。这如盘如银如水的云南之月,这神秘的寂然的野性的云南之月,与高原是多么和谐,与山峦是多么和谐,与无色的夜和人类初始的梦境是多么和谐。这柔和、亲情、睿智的高原月光似乎给天地人神,给万事万物洒下了天籁之趣而又布满了理性的阐释。静寂的山,苍茫的雪域高原,一身袭满这一缕月华之后就会有灵魂的生动啊。没有月光,还会不会有人的繁衍,山的存在,雪的飘落,花的凋零与盛开?无数的人向往云南,因为云南有苍山、洱海,有中甸、有丽江古城,有玉龙雪山,但我想,还更因为云南有初始的月光。只有在这里,我才能深深地体味人类对初始岁月的不尽追问。云南之月,是生命的启蒙之月,是照彻人精神、净化人灵魂的月。

我的心,面对这轮高原之月訇然中开。

山在那里

山在那里。车子向纳西族的一个村落驶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它。高原上星星点点五颜六色的野花一望无际,遥远的地方,半空里一座冰峰,日光下泛着清冷的银光。我盯着它看,许久,我告诉自己,一定是玉龙雪山。探问,果真是。

一刹那,所有的脑袋一下子都挤到车窗边来贪婪地观望,没有人再去说话。一车寂静,高原的清凉在马达声里挤满了车厢,车外天空蓝得极酽,阳光灿烂。

我知道,玉龙雪山是纳西人种族生命和精神的归宿地,在悠远的岁月里,这座大山铸造了纳西族人的灵魂,承载了纳西人在茫茫人世中各种各样的温罄快乐和绝世悲情。就在丽江尚未大规模地开发之前,就有无数的人慕名来到这座山下,无数的人把自己的足迹探入到雪山的深处,一拨又一拨的登山探险队更是走进了这座雪山的神经里去。每一次,总有成群的纳西人匍匐在山下,在青烟和古乐里无奈地祈求圣山的宽恕,宽恕无知的人群亵渎了神灵的圣洁,打扰了圣山的宁静。但又有谁知道,那不是一种诅咒——祈求圣山的震怒,用狂风和雪崩覆盖这些狂妄而无知的人群?许多时候,人征服自然的过程就是破坏和埋葬人类自身的过程。今天,我也慕名而来,我也是一个被纳西人诅咒的旅行者么?

车子在平坦的高原上飞驰,我依然望着远处的雪山,阳光下银装素裹的玉龙雪山挟带着一股寒凉和清气,那种静立的姿态,那种风神俊伟,那种冰清玉洁,的确像是一位阅尽天地无穷变幻的智者。他的目光无处不在。每一缕风里,每一块岩石里,每一道石缝间,布满了无限的精神暗示。我想,假如夜静风清,假如有一轮寒月在玉龙雪山的二十三座雪峰间慢慢游移,星光在山巅如天外神灯闪烁,那一片冰心雪魂,是一种怎样的生命况味?

很遗憾,我没有在有月的夜晚坐在玉龙雪山的怀抱里感受一种灵魂的启迪,我只是匆匆站在了他的脚下仰视了一回,在甘海子地毯般的草地上仰视了玉龙雪山二十三座高峰由北往南依次排开的巍峨壮观。我只简单地看了海拔2000米的甘海子宽阔的草甸,草甸上散落的一棵棵低矮的松树,偶有的牦牛衬托着的飘游于玉龙山峰间浓重的云和清晰可辨的雪绿色的冰川。一片清虚的梦幻灵界。但我又是欣慰的,我只是做了圣山的参拜者,我没有把自己的一双大脚踏上圣洁的冰川一步,一想到无数的人群曾一拨拨挤在玉龙雪山辽阔的雪地上嬉闹拍照并且还会有一拨拨的人群不停地到来,我就心疼,不仅为玉龙雪山,更为古老的纳西人以及他们的同类。快乐,有时即为一种残忍。

山在那儿,就在那儿,静静地伫立。没有来到云南之前,我无以想象自己站在玉龙雪山前的心情,来到玉龙雪山脚下,我依然无以表达清楚自己的思绪,但我突然有了这样一种念头,或许人类的繁衍与兴盛,恰恰由于山的存在,是山让我们在无知的边缘尚能感觉到一种神秘的威严的存在,对生命尚能产生一种畏惧般的敬重。但这样的敬重今天越来越少,我们正在给予我们精神的大山里无知地傻笑。面对玉龙雪山,我选择肃穆地伫立。

离开玉龙雪山时,我遇到一位纳西老人,风烛残年的那张脸,让我又一次受到了震憾。圣洁的雪山,无边的森林,数不尽的野花以及荡漾于其间的无以表达的高原气息,与那位老人是那么和谐、自然和亲切。我们都是一群冒味的闯入者,只有古老如这位老者般的纳西人才配与玉龙雪山对话,我们根本无法在灵魂上靠近这座静默的大山。

现代的精致是没有诗意的,真正的诗意永远保存在历久不变的原始生态中。

丽江古城

走在丽江古城的新华街上,我眼前熙攘的人群不见了,吵杂的市语消失了,只剩下平滑光亮的青石路面和伴路而行的浅浅河水以及街河两岸一个接一个发着烟火味的店铺。渐渐有马蹄声泛起,有铃声,有呦喝声,有原始的歌谣。一队藏族马帮正从时空的一端向我走来,那清脆而富有节奏的骡马的蹄声从清晨的薄雾中传来,在时空里是那么悠远、灵动和从容不迫。

我知道,这条最早的茶马古道几百年来一直是进藏马帮的出入之道,只要我蹲下去,就会看到这条由五花青石铺就的古道在青亮光洁的背后还有着不易察觉的凸凹不平,那累累斑痕是数百年的人踏马踩而生生留下的印痕。丽江古城所有的故事都可以从这五花石古道开始。

想像中晨光里披一身寒气和雪霰的马队惊动了一扇扇木门,有人取水,有人生火,有人拍打着壮硕的骡马嘘寒问暖,货物从骡马的背上卸下,又装上,然后这队马帮出中甸,直走到西藏的腹地里去了。热闹来了又去了,市声响起又静下,这其间有多少恩爱情仇,有多少凄美的故事发生呢?

清泠的河水是古城的灵魂,从黑龙潭浅浅流出的河水原是从四周山麓的古老栗树下、岩石间喷涌而出的音乐,自北向南,一水化作三流,漫过古城的青石街面,漫过古纳西人的心灵,飘逸而去。纳西人精通音律,我想与水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

一路陈迹,一路沧海桑田。丽江古城只有街道没有城墙,我无法不惊讶于古城的这一恢宏胸襟。据说,古城无城墙的原因是纳西族土司木生白居于城中,一筑墙就形成一“困”字,无异于把“木”困住,但即便如此,我仍然惊讶于木氏土司的胆略与气魄。这样一种不愿坐井观天困守一隅而愿力纳百川的开放襟怀是一个民族得以生生不息、兴旺发达的基础。我想,东巴象形文字只所以沿存下来,中原早已失传的道教洞经音乐只所以仍然完整地保留在纳西古乐的圣典里,与此不无关系。当我功力浮躁的双脚一踏上古城的街道,内心就有一种被涤荡后的澄明,因为我看到了纳西老人飘然的银发、传统的粗布长衫和文物般珍贵专注的眼神。他们从容不迫的身体语言是那么古朴而诗意,这是现代都市里百寻不见的生命状态。化石般的音乐,浩浩大气而又不失平民温情的古老建筑,依依垂柳下掩映的浅浅河水,静伫无语的苍老石桥......无不让人感受到那种穿越时空贯穿生命本质的宁静与安谧。

站在丽江古城的茶马古道上,我就在想,当我们愚蠢地破坏了生命存在最自然本质的状态后再来发疯般地寻找生命和灵魂的根源也真够滑稽的,人类,是否最终就是在一种唏嘘和感叹里无奈地走向没落呢?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http://www.oldq.com.cn)版权所有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oldq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最 新 推 荐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