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 >> 博客 >> 张蛰手记 >> 正文
教师工具化批判
作者:张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2-13
 

 

 

 

 

 

 

 

 

教师工具化批判

张蛰

说来惭愧,作为一名教师,许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又该去做什么。我这么说是想表明我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或大部分持否定的态度但又无力改变一些东西,这非常有失教师这一职业的身份意义,所以惭愧。近年来,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已经沦落为一种工具,这种感觉让人很压抑,很悲哀,也很耻辱。

教育的本质该如何表述呢?学校的定义是什么?对这一类问题我越来越糊涂。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跟着别人的屁股后头声嘶力竭地叫喊过教育是智慧的解放等等一类的口号,那时自以为看到了教育的根本,现在冷静了,回头一望,许多提法时髦,有理,却无实用。我原本以为大家的认识渐趋统一了,教育的许多虚忘都可以避免了,但实际上似乎道理越清楚感觉离目标越遥远。现在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即理想的教育与现实的教育不是一个简单的天上、地下的的关系所能解释的问题。比如这一次的国家课程改革就有一个响亮的口号,叫做“为了每位学生的发展”,看似非常有理,也没人提出异议,我也曾为这句口号激动万分,并在一篇文章里为我们第一次把人的全面健康发展视作了课程开发的基本依据而欢呼过,可最近有幸看到即将在全国相关试验区推行试验的高中新课程设置后,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郁闷,恕我才疏学浅,对新课程设置的理念体悟不透,怎么看怎么觉得那诸多的课程模块像一座座的山。看着相关的说明,我好像觉得各课程领域的专家似乎都认为自己学科的知识是最重要的,都怕自己的课程受到了冷落,都争着往“素质教育”里挤。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我们的孩子对这么多的课程吃得消么?如果吃不消,那“为了每位学生的发展”岂不成了一句空喊?所以,口号归口号,操作归操作,教师就是在这种挂素质羊头卖应试狗肉的游戏过程中一步一步地异化为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工具。

与一位现在和我一样仍苦苦挣扎在中学教育课堂上的大学同窗通信谈教师的异化,他说,现实的中学教育凸显两大特点,一是学校变成了衙门,一是学校变成了产业,不管在衙门里还是在商海里,教师只能成为工具,因为他不是在学校里。我在纸片上为这句话沉默良久,的确,很多地方,学校成了衙门,这不仅仅表现在校长、副校长相当于政府的什么级别,享受怎样的待遇,还表现在许多学校要把表现好的教师、工作出色的教师、才能出众的教师提拔到相应的中层领导岗位上,我们管其叫做“教而优则仕”,有人辩解说,让一批懂教育、教的好的老师担当相应的领导职务会更有利于学校教育事业的发展。似乎有理。问题是我们这么说时自己就已把学校当成了衙门。现在问题来了,不仅校长认为“教而优则仕”有理,大多数教师也是这么认为,而且自己就是“教而优”的那一位,有的教师从大学毕业的第一天就考虑怎么在学校弄个一官半职当当,好像他这一生如果仅仅就是做教师而没有做到学校的一官半职的话是一种人生的失败。于是我们便看到学校里上演着衙门里反复上演的各出戏剧人生。大家都演着衙门里的戏,谁干教书的活呢?既然学校成了衙门,校长是要讲脸面的,学校拿什么给上级领导看?政绩在非教育部门叫形象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