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 >> 博客 >> 张蛰手记 >> 正文
教师工具化批判
作者:张蛰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6-12-13
 

 

 

 

 

 

 

 

 

教师工具化批判

张蛰

说来惭愧,作为一名教师,许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又该去做什么。我这么说是想表明我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或大部分持否定的态度但又无力改变一些东西,这非常有失教师这一职业的身份意义,所以惭愧。近年来,我越来越觉得自己已经沦落为一种工具,这种感觉让人很压抑,很悲哀,也很耻辱。

教育的本质该如何表述呢?学校的定义是什么?对这一类问题我越来越糊涂。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跟着别人的屁股后头声嘶力竭地叫喊过教育是智慧的解放等等一类的口号,那时自以为看到了教育的根本,现在冷静了,回头一望,许多提法时髦,有理,却无实用。我原本以为大家的认识渐趋统一了,教育的许多虚忘都可以避免了,但实际上似乎道理越清楚感觉离目标越遥远。现在我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即理想的教育与现实的教育不是一个简单的天上、地下的的关系所能解释的问题。比如这一次的国家课程改革就有一个响亮的口号,叫做“为了每位学生的发展”,看似非常有理,也没人提出异议,我也曾为这句口号激动万分,并在一篇文章里为我们第一次把人的全面健康发展视作了课程开发的基本依据而欢呼过,可最近有幸看到即将在全国相关试验区推行试验的高中新课程设置后,心情一下子变得十分郁闷,恕我才疏学浅,对新课程设置的理念体悟不透,怎么看怎么觉得那诸多的课程模块像一座座的山。看着相关的说明,我好像觉得各课程领域的专家似乎都认为自己学科的知识是最重要的,都怕自己的课程受到了冷落,都争着往“素质教育”里挤。在应试教育的大环境下,我们的孩子对这么多的课程吃得消么?如果吃不消,那“为了每位学生的发展”岂不成了一句空喊?所以,口号归口号,操作归操作,教师就是在这种挂素质羊头卖应试狗肉的游戏过程中一步一步地异化为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工具。

与一位现在和我一样仍苦苦挣扎在中学教育课堂上的大学同窗通信谈教师的异化,他说,现实的中学教育凸显两大特点,一是学校变成了衙门,一是学校变成了产业,不管在衙门里还是在商海里,教师只能成为工具,因为他不是在学校里。我在纸片上为这句话沉默良久,的确,很多地方,学校成了衙门,这不仅仅表现在校长、副校长相当于政府的什么级别,享受怎样的待遇,还表现在许多学校要把表现好的教师、工作出色的教师、才能出众的教师提拔到相应的中层领导岗位上,我们管其叫做“教而优则仕”,有人辩解说,让一批懂教育、教的好的老师担当相应的领导职务会更有利于学校教育事业的发展。似乎有理。问题是我们这么说时自己就已把学校当成了衙门。现在问题来了,不仅校长认为“教而优则仕”有理,大多数教师也是这么认为,而且自己就是“教而优”的那一位,有的教师从大学毕业的第一天就考虑怎么在学校弄个一官半职当当,好像他这一生如果仅仅就是做教师而没有做到学校的一官半职的话是一种人生的失败。于是我们便看到学校里上演着衙门里反复上演的各出戏剧人生。大家都演着衙门里的戏,谁干教书的活呢?既然学校成了衙门,校长是要讲脸面的,学校拿什么给上级领导看?政绩在非教育部门叫形象工程,形象工程在学校就是升学率。偏偏我们的各级领导又是喜欢数字的,于是数字细化得越来越精致,出于好强、压力、仕途追求等等不可计数的因素,我们教师的工具化风潮再也不可遏制。

当我们的教育日渐工具化、功利化甚至庸俗化时,我们的知识教育只能演变成死记硬背,只能演变成题海战术,只能演变成填鸭子和满堂灌,只能演变成无比残酷的升学大战,整个社会的浮躁心态在教育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如此前提下,许多地方出现了“堂堂清”、“天天清”、“周周清”、“月月清”,教师整天就是布置作业,批改作业,批评不做作业的学生、做错作业的学生和跟不上要求的学生,然后就是考试、考试、考试,校与校比分,班与班比分,科与科比分,人与人比分,弄出一大堆的数据然后进行分析、分析、分析,保优势,补差距,加压力。这样的教育环境,教师除了异化为工具外还有其他的出路么?我看不到。至于学校成了经商场所,校长成了商人,教师成了经商的工具,你只要看看报纸上常年不断的有关不准学校乱收费的报道,看看每年我们钻窟窿打洞为孩子择校的风潮就能了解一二了,整个社会就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所有的事情都商品化了,教师也就只能工具化。

无意间读到洛扎诺夫的《自己的角落》,深深感动。这位俄罗斯“白银时代”的思想家问(我们):“你们有序,有知识,但你们信仰你们所有的知识吗?”我读到这儿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回答。想想我们自己要求孩子说同样的话,写同样的文章,拥有同样的而且唯一的答案,假如让孩子来回答,他们会说些什么呢?爱因斯坦说:“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是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培养独立思考的教育》)爱因斯坦还说:“教育应当使所提供的东西让学生作为一种宝贵的礼物来领受,而不是作为一种艰苦的任务要他去负担。”(《教师和学生》)我想,教师的工具性异化的悲剧也就在于此吧,当教师不是作为一名思想的启蒙者、个性的唤醒者出现在学生面前而是作为专业知识的灌输者、督导者手持教鞭在孩子的屁股后压阵时,教育的未来让人倍感无趣和危险。我悲哀地对我的大学同窗叹道:基础教育的现状,让我体验了职业绝望的味道,如果学校教育失去了真正精神层面的东西而变成了一个个的工厂和手工业作坊,我们一个个都变成了制造机器的工具而不在是培养人的教师,那我们的确失去了可以继续存在下去的理由。

这么说可能让人觉得太悲观了,有职业颓废的嫌疑,但我知道自己是太在乎未来了,我总觉得许多事情不能老这么被我们随意地自以为是地忽视着。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http://www.oldq.com.cn)版权所有

文章录入:szf98    责任编辑:oldq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相 关 文 章
    没有相关文章
    最 新 推 荐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