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_苏教版语文备课中心_苏教版中学语文

您现在的位置: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 >> 博客 >> 站长日记 >> 正文
读书趣事
作者:无语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7-21
 

 

 

 

 

 

 

 

 

读书趣事

我读书的习惯是从小养成的。

父亲是中学语文教师,故而家里有一点点藏书。我记得父亲卧室里有一个书橱,三夹板做的,约两米高,可放五层书。放在顶层的是鲁迅全集,有几十本的样子,每本都不厚,标价只有几毛钱﹔字是繁体的,竖排。不是人人都有耐心读这样的书。 我怀疑父亲也没有读过这些书,年幼的我当然更不可能对这样的书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放在第二层和第三层的书,有好些书我至今还记得:曾朴的《孽海花》,歌德的《少年维特的烦恼》,中国四大古典名著,巴金的《家》,《春》,《秋》,茅盾的《子夜》,《林家铺子》,石玉昆的《三侠五义》,张扬的《第二次握手》等等。《第二次握手》我看了不下十几遍, 好多章节都几乎能背出来。就严格意义上说,无论谋篇布局还是文字表达,《第二次握手》并不是一部很出色的小说,但书中所描述的男女主人公的爱国精神和科学追求,分隔两地无法相见仍在心底坚守了30年的爱情,无一不让人被深深吸引。

《第二次握手》有很多种版本,我家的那一本封面是乳白色的,上面有一个身材修长的女郎的侧影,女郎发髻光洁,鹅蛋脸型,穿一身西装套裙,样子很是高贵典雅。我从来没有刻意地去想象那样一个集美貌及才智与一身,同时又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女科学家应该长什么样,但我相信在潜意识里我一定有我的标准,这标准是如此的苛刻以致于后来看到电影《第二次握手》中谢芳扮演的丁洁琼时,我大失所望。美丽如谢芳者,也难以与我心目中的丁洁琼相媲美。

二三年级时开始看《少年文艺》(是上海版的,等到为自己孩子订杂志时才知道还有个江苏版的《少年文艺》),书是父亲订的,到我能看得懂《少年文艺》时, 父亲的书橱里已经有很多册了。关于《少年文艺》,我有许多美好的记忆,当中印象最深的当是发生在小学五年级时的事情:五年级时的班主任是一个语老师,姓张,瘦高个,据说是运动员出身,说话行事都是雷厉风行的,没有一丝丝我心目中的女神丁洁琼那样的优雅,但有一点让我至今还记得她。那时候的农村小学设施简陋,根本就没有图书馆,很多学生很少接触到课本以外的书籍,老师就让我把家里的书背到学校去,供全班阅读。全班有四十几个学生,我的小书包里装不下这么多册书,就喊来几个小伙伴,把挑选出来的书分装在他们的小书包里,和我一起背到学校去。这是三十年后我依然清晰地记忆着的场景:午后的自习课上,静悄悄的,老师在讲台上批改着作业,小伙伴们沉浸在书的世界里,有的微微蹙眉,似遇到了难以理解的词句;有的嘴角微微牵动,因优美选段而会心一笑;有的神情紧张,好像在为主人公而担忧······姿势也是各不相同,或笔直端坐,或斜倚于椅背之上,但没有人发出一丁点儿声音,书引领着他们步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那世界,如午后洒在身上的阳光般,静谧,美好,让人心中不自觉萌发出一种幸福,甜丝丝的幸福——那时最受小伙伴欢迎的就是《少年文艺》,让我心中也充满着自豪。

小时候,读书是自然而然地进行的,我甚至都没有感觉到父亲有意无意的引导。常常是在冬日的星期天的上午,我一觉醒来,便很快地溜到父亲的卧室,打开书橱,随意拿一本书,然后跑回到自己床上,躲在被窝里,滋滋的把这书当作“早饭”吃下去。被窝里没有一点热气,浑然不觉;肚子饿得咕咕叫,也可以忽略不计;老奶奶在楼下催我起床,就当没听见……

夏天则不然。早晨是一天中最凉爽的辰光,我便起个大早,搬个躺椅到自家的天井里,裹条毛巾(那时的夏日早晨五六点钟还是很凉的),拿本书津津有味地看起来。现在想起来那是怎样的幸福时光:天高云淡,晨风习习,一墙之隔便是绿田绿树,间或有村上出早工的伯伯叔叔阿姨们的欢声笑语传来,父亲种的茉莉花开得正盛,鼻子嗅嗅,闻到的不知是花香还是书香……

    高中生活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我一向不愿回忆。至于这时期的阅读,范围也极窄。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琼瑶的爱情小说风靡一时,我也情不自禁地陷进去,沉溺于她笔下缠绵,忧伤,死去活来的爱情故事中。常常在晚自习回到宿舍之后,打着手电躲在帐子里看个天昏地暗,而白天昏昏欲睡,成绩直线下降。更糟糕的是,由于受琼瑶小说的影响,居然开始早恋,结果不仅害了自己----87高考落榜,也影响了我喜欢的那个男孩子的前程:他本来旨在考中国人民大学(他拿到了中国人大的推荐信,相当于今日通过自主招生考试拿到加分),结果考砸了,只好委屈进了扬州师范大学。至于我如何在复读一年之后追随而去,梦想再续前缘的事,此处不表。只想说明年少时侯胡乱读书,后果真的很严重。

    大学对于爱读书的我来说相当于天堂。大学里课程不紧,所以有大把的课余时间被利用来读书。一周总有一两个下午没课,便可踏踏实实地在学校图书馆呆上半天,过把书瘾,每每到闭馆时间都不罢休,总得要管理员催促几次才肯离去。

    那时读书也有些章法。尽管我刚上大学,却已是铁杆“文粉” 。我是这样来自学文学的:先看文学史,再根据文学史挑选经典的书目来读,然后再看文学评论。那时文学评论方面的书不易找到,所以有时只能私下形成一己之见,无意之中却也逐渐养成了独立思考的习惯,不轻易对权威顶礼膜拜的。 而这,对我以后的做事为人都有影响。

    其时读书有两条主线,一条是文学,另一条便是历史。我原本一心只想做文学青年,甚少读历史书籍,后来却疯狂地爱上历史,这得归功于一个无锡同乡。他与我同年入学扬师院,他的父亲和我的大哥是天一中学的同事,我与他因而相识,成为书友。此君是比我还疯狂的书迷,经常翘课躲在宿舍里看书。此君翘课虽多,成绩却很出色,再加上足球踢得好,一时在历史系很出名。但凡学历史的,大都很偏激,此君亦不例外。每每聚在一起,他便高谈阔论,抨击时弊,指点江山。我钟爱的文学,在他眼里或许只不过是女人的小粉饰,上不了台面的。跟他交谈,我几乎插不了嘴,只能做个耐心的听众。起先我心里总是愤愤不平,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个小学生一样,颇没面子,后来暗下决心把这一课补上,于是开始读历史书。一开始是硬着头皮读,后来就读出了乐趣,便再也丢不下了。现在我的藏书里,除了文学,其它多半是历史书。不过不知是由于逆反心作祟还是别的原因,我始终没读他向我推荐的第一本书---索尔伦尼琴的《古拉格群岛》,尽管后来我读了不少有关苏联历史方面的书。

    除了到图书馆,还买书来读。记忆中大学里最快乐的事情就是每月一收到父亲寄来的钱,便骑上我那辆破自行车,飞奔往扬州古籍书店。车是二手车,本是为方便我做家教而买,此刻却成了通往天堂的桥。从学校到古籍书店可谓一路美景:出扬师院东大门,左边是瘦西湖,右边是盆景园,骑过几十米拐弯便是无数诗人描绘过的让人欲断魂的二十四桥,还要经过御码头,天宁寺,冶春园。扬州本就极美,小桥流水,绿柳环合。暮春时分,这一路更有各色花儿开放,粉的桃花,红的樱花,白的梨花,看得人眼乱,心却欢喜,人还未到书店,便已微醉,待跨进古籍书店那古色古香的大门,看到老朋友似的那一本本书,便全然陶醉,醉得不想归。

    其时白天没课时去图书馆看书,也从图书馆借书回宿舍看。晚上熄灯之后,室友们开始卧谈,而我则点起蜡烛,开始看书。夜深时,室友们鼾声四起,秉烛夜读的我,会有一丝的孤独,然而更多的是难言的喜悦。秉烛夜读导致的严重后果是视力大大下降:入学时我两眼视力都是1.5,毕业时却只剩0.4,又不愿戴眼镜(因为本人好动,而戴眼镜不方便运动),在生活中经常因为近视闹笑话,颇为之烦恼,但从未因此而后悔。还要提一下“书板”。“书板”者,顾名思义,放书的木板也。我念大学的时候,书板很流行,但是找一块好书板并不容易,大一快结束时,一个即将毕业的学姐将她的书板赠于我。我与她结识于学校图书馆,她见我如此爱书,便认定我是那块书板新主人的不二人选。 那块书板约宽30cm, 足够长,可以架在宿舍单人床两头的栏杆上。书板被我很细心的包了一层白纸,我把买的借的书还有订的报刊杂志都摆放在上面,一时颇有些规模,自己很满意,更因为被室友戏称为“博士”而洋洋自得,更死心塌地地沉浸到书的世界中去。后来有一个物理系的男孩,偶然的原因来宿舍串门,看见了我那一板子的书,便对我心生好感,以后频频造访,用意明显以致于我所有的室友都察觉出来。小伙眼神清澈,待人接物大方得体,再加上当时我的“初恋”已有别的心动女生,所以室友都劝我不妨和他交往一下,可我总觉得和学理科的人不来电,便胡乱找个理由婉言拒绝。所以后来和先生的姻缘,文学是当然的月老。先生当年是苏大十才子之一,有“忧郁诗人”之美誉,让我一听之下便芳心暗动,待我读到他写的那些诗时,便以为找到知音,不由得芳心暗许。以为从此便可效仿李清照赵明诚,“比翼双飞”。谁料到十几年刻板的教学生活使得先生江郎才尽,诗兴不再,转而变为高级“计工”,真让我追悔莫及。可惜已经上了“贼船”,奈何不了了。

    大学里读书读得风生水起,但也不是没有遗憾。至少有两点。一是读书速度太快。当时学校规定每人每次最多只能借八本书,我通常是不到一周就把八本书看完了,有“囫囵吞枣”之嫌。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读得平心静气,慢慢悠悠,做些笔记,写些读后感,说不定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窘境:书看得不少,可就是写不出来,绝对的眼高手低。二是当时“身在曹营心在汉”,课上学的是英语,课后却一心只读中文书,甚少钻研英语原版书。所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养成读整本英语原版书的习惯,总觉得读英语原版书的感觉就像寄居在别人家里,缩手缩脚,完全没有读中文书那样的酣畅淋漓。看到现在的青年教师读原版书读得万分投入,心里好生羡慕。

    工作之后,业余时间骤减。头几年,熟悉教学,做班主任,然后恋爱,结婚,生养孩子,书读得不多。但爱书之人,本性难改,一旦有条件,热情便如春风野火般熊熊燃烧。近几年,读书更是成为本能,只要是在家里,一坐下来,就会情不自禁的拿起书。放书的地方,早已不限于书房,客厅、卧室成为当仁不让的选择。客厅沙发,是我中午休息的地方,在那里,我布置了一个小小的“安乐窝”:一盏小台灯,四五排书,午饭后,上班前,斜躺在沙发上,一书在手,悠然自得,几乎成为我一天之中唯一的期盼。有时候看得兴起,要断然起身而去,还真是需要点毅力。可见书的魅力!

    爱读书自然也爱买书。尽管俗话说:“书非借不能读也。”,但我几乎不到学校图书馆借书,一则因为学校图书更新太慢,二则学校图书馆主要面向学生,层次较浅,又太“正”,不和口味,故而不去。而且读书上瘾,对书的占有欲就会很强。看到好书,情不自禁就想拥有。所以每年在买书上的花费也不少。说到买书,还有一件趣事:九十年代末,有一次去新华书店,经不起别人的游说,冲动之下买了《林语堂名著全集》,二十本,花费五百元,相当于当年半月的工资,回家的路上绞尽脑汁想怎么跟家人交代这事,终得一计。先骗家人说上城丢了五百块钱,家人万分惋惜,就又说其实钱没丢,买了书了,让家人有五百块钱失而复得的感觉,避免了有可能发生的争执。

    这几年买书大都是通过网络。先读《文汇读书周报》或上文汇报读书栏目或新浪好书榜来获取新书信息,再到卓越网上查找更多内容介绍和读者评论,然后再决定是否购进。也有其他的渠道。比如说去书店。

    我的世界,其实只分书里书外。书外的世界很大,烦恼也多,压力也大,每当这时就想躲,躲到书里去。其实做一辈子书奴也不错。这大千世界容得下无数的职场奴隶,房奴,票奴,情奴,车奴,自然也会有书奴们的一席之地。

    一介女子,本无大志,随心而已。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http://www.oldq.com.cn)版权所有

文章录入:szf98    责任编辑:oldq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 关 文 章
    当有天老去
    我的学生徐DH
    女儿的画
    呼伦贝尔大草原之旅
    我的父亲母亲
    最 新 推 荐
     
  • 陌生人的糖果(姚佳霖)
  • 你需追寻所爱——读熊培云《自由
  • 街市热情(李薛辰)
  • 嗨,抱一下(谈星)
  • 你好,陌生人!(陈梓仪)
  • 你说、我说、他说(沈逸晨)
  • 当有天老去
  • 墙(府香钰)
  • 你好,陌生人!(曹书航)
  • 陌生的民工(李晨)
  •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苏教版高中语文教学网